晨读丨发“嫁资”

晨读丨发“嫁资”

2020-01-19 10:54:29 149

进入腊月,天天都是好日子,结婚嫁囡的多了起来,我被邀请发“嫁资”的机会也多了。

东阳方言“嫁资”即嫁妆。发“嫁资”是东阳的传统婚俗,民间传说嫁资不能称“送”,以避“送上门的货不值钱”之忌,故俗称“发嫁资”。

“嫁资”是一个时代生活水准的最直接的表征。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,物资供应极为紧张,生活条件较差。农村男女青年结婚也不刻意追求物质条件,有最基本的生活用具就可以了。但是再穷,马桶一定要有。马桶俗称“子孙桶”,以兆早日生子,再加棉被布帐,就算是全部嫁妆了。70年代末,随着生活水平提高,一些紧俏商品进入寻常百姓之家,重嫁妆的传统风气又开始抬头。80年代有“三转一响三十六条腿”的说法,结婚成家要准备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、收录机,即所谓“三转一响”,还要准备双人床、大衣柜、五斗橱、床头柜、梳妆台、写字台、八仙桌及椅子,这些家具总共有36条腿,即所谓“三十六条腿”。此外,还有大座钟、电扇、餐具、花瓶、瓷茶具、玻璃杯、化妆品、成箱的衣服等。到了现代,汽车、红木家具、首饰、豪华电器等嫁妆,更是令人眼花缭乱。

结婚那天,男方要邀请身强力壮的亲朋好友到女方家去抬嫁妆,人数要凑双,寓意成双成对。女方在家门口摆好架子,亮出全部的嫁妆。在吹吹打打的锣鼓中,嫁妆由男方的亲朋好友,抬的抬,挑的挑,背的背,还有用车拉的拉,发到男方家里。嫁妆中的家具均为红色,所有用品上均贴着大红双“喜”字,还要系上红绸带、红丝线,一派红红火火模样。旧时因嫁妆太多,发嫁妆的队伍绵延数里,故称“十里红妆”。

我曾经多次被邀请去发“嫁资”。第一次是80年代初期,我还在读高中,一位表哥结婚,送信来叫我替他去发“嫁资”。表兄弟发“嫁资”是天经地义的事,也是最高兴的事。那天,我到管事的那儿要求安排轻松点的活,谁知管事的拿我开玩笑:“十七八,松树连根拔,你后生侬安排抬大衣柜。”我说在读书呢,力气恐怕不够啊!新郎笑眯眯地对我说:“别听他瞎扯,安排你抬八仙桌。”八仙桌在所有的“嫁资”当中是最轻便也是最好抬的。当场又有人打趣:“读书侬,蛀米虫,米虫蛀个空,嫁资扛不动。”不服输的我说一定要抬到新郎家。

出发前,管事的安排我们带上染红的耕索和红绳子,各自带上合身的搭柱。临行时,我看见管事的还交给媒大人厚厚一叠“利是包”:梳头包、上轿包、厨师包、讨饭包、马桶包,等等,还给我们发“嫁资”的一人一包喜烟。

在“媒大人”的带领下,队伍浩浩荡荡出发了。快到女方家时,媒人放鞭炮报信,女方家人迎接我们先喝茶,然后酒席就开始了。管事的再三嘱咐我们酒不能多喝,要喝晚上回新郎家敞开喝。

时辰差不多了,女方家的帮工和我们一起开始捆绑嫁妆。吉时一到,鞭炮声起,我们抬着嫁资上路了。我试了一下,感觉抬八仙桌不成问题。然而,渐渐地肩上就觉得越来越沉重,两只脚也越来越不听使唤。老话说得没错,“远路无轻担”。新娘家离新郎家有十五里路,虽说是沙子公路,可一路也有上坡下坡,公路蜿蜒曲折,还有坑坑洼洼。别人家是一路谈笑风生,有的还唱起“十八相送”“楼台会”,尤其是在半路歇下时,大家在马桶、脚桶里翻“利是包”和糖果,你争我抢,相互取闹,乐不可支,我却是一路强颜欢笑……

“嫁资”终于平安地进入了新房,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虽然肩膀疼得厉害,脚上还磨起了两个大水泡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,喜宴上吃的馒头焐肉也比平时更有香味。早上戏说我“蛀米虫”的那个村民向我竖起了大拇指,我心里也飘飘然起来,把自己列入了“大男人”的行列。

如今,虽然“嫁资”越来越全,档次也越来越高,但用人工抬、用肩膀挑的光景逐渐成为历史,大多改用汽车运输。这份来自传统的乐趣,也就成了记忆中弥足珍贵的片段。

小贴士:东阳婚俗系东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